Un2398742938titled

理想中的那个美国梦究竟离现实有多远?

随着五月的逝去,H1b工作签证抽签结果逐渐揭晓,被抽中的申请者的律师们大都收到了移民局的receiptnotice, 移民局也已经逐渐退回没有被抽中的申请。

这场抽签大戏今年并不是第一次上演,随着美国经济的逐渐好转,更多的就业机会被创造出来,然而H1b工作签证的限额并没有随着经济的增长而增长,去年四月的头五天,美国移民局就收到了约124,000份申请,而配额只有85,000个。正当留学生对去年的那场抽签的惨烈还心有余悸的时候,今年四月的头十天,移民局接收到了172,500份申请,这意味着作为一个国际生,即使你找到了工作,你还有大于50%的概率无法合法工作,而能否抽中工作签证是纯粹的一个随机事件,是你通过个人努力无法控制和改变的。

与时间赛跑

我就读于德州东北部的一家公立学校,与大家所见到的留学生开跑车游遍美国名山大川的印象不同,这里的中国留学生大都来自国内工薪阶层,这样的出国留学的机会是父母多年的打拼积累换来的,而今留学早已不是什么特权,一纸美国大学的学士丶硕士文凭,在国内用人单位看来也并不像十年前那样光鲜夺目。能够毕业以后在美国工作些时日,积累些在美国企业工作的经验,既是对所学知识的应用,也是让自己的文凭名实相符的最有力证明。

留学生一落地美国,就面临着生活上丶学业上丶社交上丶事业上各个维度的压力,无论是租房子丶练开车丶开银行卡,还是上课听讲发言考试做project,更不必说穿上西装拿起简历走进美国大学的招聘会,操起带着中国腔的英语自信的向白人大哥黑人大姐介绍自己,一切在中文世界里所有的,留学生都要在英文的世界里重构。

留学好像在另一种文化中重新长大一次,成长本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熬出来的,到一个新环境也总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然而由于学业项目结束之日也几乎是留学生在美合法身份到期之时,对于学制只有1-2年的硕士项目来说,下飞机的一刻倒计时的钟已经上了弦,这样的适应注定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美国不会温柔的等待你去适应它,If you don’t run fast enough, you will be kicked out!

我亲眼见证了我和我的同届留学生们是如何奔跑的。学习只是留学生生活的一小部分,但其余的部分并不是旅游。用最少的时间最出色的完成学业,练英文丶交美国朋友丶参加美国学生组织丶参与志愿者活动丶改简历丶到career center一次次做模拟面试丶跑招聘会丶考各种美国的职业证书丶和导师交谈未来发展,做着只付8刀最低薪水甚至没有薪水的各种实习以求锻炼,我们努力维持生活各个层面微妙的平衡。纵使在这些方面都做的很优秀,来到招聘会上,留学生最多的听到的还是“I am sorry, but our company doesn’t spons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

“彩票”得来不容易

美国雇主不愿意雇佣中国留学生并非都是缘于歧视,从商业规律来看,雇主不雇我们是有充足合理的理由的:

首先是法律制度障碍。国际生必须要获得H1b签证才能合法为雇主工作,一份申请的法律丶文书成本大概要5000美元,这并不是一笔很高的费用,但是很多雇主根本就不了解如何办理这项申请,要雇佣一个国际生要请律师来处理申请,还要公司内部的HR系统给予相应的支持,大费周章,万一没抽中,白折腾一场不说,还打乱了他们的人事计划。雇主们但凡自己能在美国人中找合适的人选,索性省了这套麻烦事,一律规定We don’t provide sponsorship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还有语言文化障碍。语言这一点印度留学生要比我们占先手,我们中国学生的英语是考出来的,选选阅读题还行,口语和书面表达却是弱项,见面做个自我介绍还可以,试试用英文讲讲你为什么比别人更适合这份工作,试试用英文协调工作中的矛盾和冲突,试试用英文表达对公司使命价值的认同,回应上级的指导丶同事的请求。当老美们吐沫星飞溅的讲起自己高中的橄榄球队,或是讲着我们看来味同嚼蜡的笑话,中国人学得那套“How are you. I am fine, and you?”就被禁言了。工作上的事讲不明白,平时又难以融入同事圈子,这关乎美国劳动力市场最看重的两个能力:communication和teamwork。

我的一位美国朋友听完我讲述中国留学生处境的时候说:“Now I understand that life sometimes is tough. The odds here are against you.”

不错的, 在种种内外不利条件的限制下,中国人在美国职场的发展也整体不让人乐观,但是每一年,总有一些中国学生可以beat the odds, 凭借自己的勤奋和能力,让雇主愿意放着大把的美国人不用,而去承担困难风险,经历法律程序,撇开文化差异,雇佣一个中国留学生。虽然不是多数,但是每届总会有几个中国学生得到雇主青睐,然而雇主的赏识并不能保证你获得这份工作,它只是一张可以参加这次抽签的“彩票”。

“看不见的手”

德州教会势力强大,基督教义中泛爱众人丶与人为善的教义驱动了大批教徒主动无私的为无依无靠的留学生提供生活丶情感上的支持和帮助。在没有车等于没有腿的大德州,好多刚落脚的中国留学生就是在教会朋友的车上第一次有机会仔细端量下美国的市景。借此,中国留学生和当地美国人也结下了宝贵的友谊,S牧师是一位非常热心善良的美国大叔,在他的组织下,几个美国家庭拼成了一个大组,每周五挨家轮流邀请中国学生到他们家中进晚餐丶做游戏,他还在我们学校搞了英语角活动,给国际生提供练习口语丶接触美国人的机会。四月里,我向他介绍了H1b抽签制度以及它对中国学生的影响,S牧师听罢淡定的说:“Don’t worry about the lottery. If the God wants you to stay in America, you will have 100% chance to stay here. ”在S牧师的世界观里,没有任何事情的发生是偶然,一切看似偶然的事情都由一只“看不见的手”安排好了。

这只“看不见的手”驱动了美国的教众为中国留学生提供了这片土地的最初体验,巧合的是,面对H1b签证抽签,又是这只“看不见的手”宣示了这片土地对中国留学生的最终决选。

当然,美国人对此事的反应也不尽相同,基督徒不一定对这个制度就没有反思。M先生,一位project manager,典型的美国中产,坚持美国立国的传统价值,他对美国初等教育的质量不满,认为它过度强调保护孩子的自尊,宽松的教育让学生变得愚蠢,美国也会因此丧失竞争力。谈及对H1b签证施加的配额,他认为这种制度是为了保护美国人就业机会,但削弱了竞争,最终会伤害美国经济:“This is so stupid! Americans, you’ve got to compete!”

面对诡谲不定的抽签,和美国人结婚成了一个既保险又迅速的留下来的方案,世界婚姻市场上中国女生要比中国男生受青睐多了,一句“She won’t worry about it”说来也让好多中国女生觉得很有男人味儿,然而这绝不是中国女孩能普遍接受的方式,毕竟“结婚容易,相处不易”。我的一个老同学找了个美国男朋友,她自己本来在一家美国公司做的很好,今年雇主为她申请H1b,抽签不中,连着三日以泪洗面,他男朋友劝她领证解决问题,她沉思后觉得婚姻大事不可仓促,哪怕不能留在美国,回国也有发展,然而婚姻决定有误则会遗恨终生,婚姻该是一个没有外力作用下的纯粹决定。最后她选择了继续读一个硕士学位以维持自己的合法身份。

面对H1b抽签落中,再读一个学位是中国留学生的普遍选择,有的人刚读了硕士就跟着读另一个硕士,或者再读一个MBA,然而一方面学费高昂国内父母吃紧,另一方面仅为维持身份而读书打乱了自己的职业发展计划,学位的获得也未必与自己未来发展契合。想着在美国找到工作了又不能做真的很亏,但综合考虑,留下代价太大,国内日新月异,又有家人和美食相伴,不如回国算了。

当然若是夫妻双双来美帝,机会就大了多,若是一方读书一方工作,工作的人一旦被炒鱿鱼就可以借用配偶的学生身份来缓冲,读书的人毕业后找不见工作了也可以利用配偶的工作签证来缓冲,双方唇齿相依,像是加了双保险。

找到工作像是打赢了一场战役,然而赢得一场战役并不代表赢得了整场战争。“看不见的手”完成了决选,勤劳辛苦的中国留学生面对这样的决选没有发声的力量,只能接受现实并继续辛苦的运筹看得见的对策。

移民国家的移民问题

美国本就是移民国家,移民问题从来就是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个热点问题,无论打开收音机收听NPR News,还是打开电视机看看CNN丶NBC的几大政治节目,你都可以听到立法者们关于移民问题的“口水仗”。是否要给予1100万非法移民中部分人士公民身份?是否要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增设一道隔离墙?有意思的是,这些关于“非法”移民的问题永远占据舆论的核心,但是关于“合法”务工者的讨论,无论是在大型政治媒体,还是在老百姓的餐桌之谈上都很鲜见。

我有两位从事和外来人口相关的工作的美国朋友:Rebecca是达拉斯一家非盈利组织的director,她的组织试图通过教会的力量改善达拉斯当地外国人口的生活状况;Nita是教育学博士,在达拉斯的一家community college专授一门课叫Special Populations,这门课旨在培养老师们去科学的和来自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小孩交流。我找来她们单独谈谈关于外来人口的看法,因为不同于一般的美国人,她们对外来人口的理解不仅是支离破碎的来源于媒体的报道,而是有长期的经验和系统的知识。

Rebecca认为美国immigration system最大的问题是很多非法移民在美国生下小孩之后,被驱逐出境,而他们的孩子确是合法的美国公民,这样的窘境常造成一个家庭的被迫分居。Nita最关切的确实guest worker(临时雇工)的问题,美国农场的很多工作都是墨西哥临时雇工完成的,由于没有强大的法律体系支撑,这些雇工常常被不合理的对待。Nita还拿出了她所上的课的讲义,和我讲述自1880年以来美国外来人口变迁历史。

两人在immigration问题上工作多年,彼此各有各的特殊关切,也互相认同对方的关切是很重要的,然而谈及H1b签证的问题,两个人几乎一无所知,既不知道这个签证的名字,更不知道一年大约有多少合法外来务工人员会得到这个签证。我为她们稍作“科普”后,她们先是惊讶,然后不约而同的说:“Oh, today we really learn a lot.”

为什么同是外来人口问题,公众的认知和关切程度会有这么大的差异?

前些日,白宫请愿的网站上有“给予未抽中H1b的申请者临时工作权”的提案,笔者撰此文时试图再次打开链接,发现提案已经过期了,这个提案在中国留学生的社交网络中得到很多转载,却没有泛起美国主流政治的涟漪。留学生在美国势单力孤,面对异国制度瓶颈,少了份在国内时的愤慨丶反思和批判精神,更多的选择接受和认命,这个提案算是关于这个问题最可见的意见表达了。实际上,给予未抽中者临时工作权这样的提议无法做长久计,今年未抽中者大多将选择种种方式“潜伏”一年,滚到明年再抽,这只会让抽签一年比一年惨烈,留学生进入美国职场接受锻炼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增加配额和改良选拔过程。

85000个H1b名额数确定于2004年,十年间美国经济容量丶人口地理分布丶雇主雇佣外来人员的意愿都变了模样,这个名额限定却一直没有调整,导致目前H1b远远供不应求的局面。据估算,今年本科生中签概率已经低到30%-40%,照当前趋势发展,明年这个概率还会进而走低。这是法律规定对国际劳动力市场的严重扭曲,也向市场释放出负面信号:既然找到了工作也极有可能做不了,雇主会更不愿意雇佣外国务工者,外来人口适应美国丶建设美国经济的动力也会削弱。

平等丶公平丶自由竞争向来是美国所标榜的核心价值,美国人坚定地相信改变命运的应该是个人的努力,而不应该是运气。现阶段的抽签过程没有对申请者资质的任何考量,与掷骰子无异。缺乏一套科学丶相对公平的评价体系,没有任何职业丶技能细分,美国移民局这样“省事”的行政方式,既和外来务工人员的严肃的努力形成了鲜明反差,也与美国的核心价值未见一致。

谈及外来人口问题的解决,美国人的传统思维就是给予外来人口美国公民身份,然而这种方式近年来越来越不灵了,本国人的生活质量丶工作机会也在受到外来人口的冲击。美国一方面需要外来人口建设他们的经济,一方面又要保护美国人自己的利益,H1b给予外来人口临时工作权,比起给予外来人口公民身份来说,是一个更兼顾各方的办法。然而,由于严重背离市场需要的限额和粗糙的选拔方式,H1b没有发挥出它本能发挥的作用。

没有公众的关注和认同,就很难有关于H1b具有实质性的立法改进。增强美国政治主流对合法外国务工人员的关注,进而推动建立一个科学的工作权授予体系,是美国人的利益,也是各国在美务工人员的共同利益。如果在美的中国人不想再做美帝“大农村”里的“白领农民”,中国人就不能全盘接受既定的制度,在凝汇共识丶团结各方丶表达意见的过程中,中国人要有自己的角色。

前些日,白宫请愿的网站上有“给予未抽中H1b的申请者临时工作权”的提案,笔者撰此文时试图再次打开链接,发现提案已经过期了,这个提案在中国留学生的社交网络中得到很多转载,却没有泛起美国主流政治的涟漪。留学生在美国势单力孤,面对异国制度瓶颈,少了份在国内时的愤慨丶反思和批判精神,更多的选择接受和认命,这个提案算是关于这个问题最可见的意见表达了。实际上,给予未抽中者临时工作权这样的提议无法做长久计,今年未抽中者大多将选择种种方式“潜伏”一年,滚到明年再抽,这只会让抽签一年比一年惨烈,留学生进入美国职场接受锻炼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解决问题的根本在于增加配额和改良选拔过程。

85000个H1b名额数确定于2004年,十年间美国经济容量丶人口地理分布丶雇主雇佣外来人员的意愿都变了模样,这个名额限定却一直没有调整,导致目前H1b远远供不应求的局面。据估算,今年本科生中签概率已经低到30%-40%,照当前趋势发展,明年这个概率还会进而走低。这是法律规定对国际劳动力市场的严重扭曲,也向市场释放出负面信号:既然找到了工作也极有可能做不了,雇主会更不愿意雇佣外国务工者,外来人口适应美国丶建设美国经济的动力也会削弱。

平等丶公平丶自由竞争向来是美国所标榜的核心价值,美国人坚定地相信改变命运的应该是个人的努力,而不应该是运气。现阶段的抽签过程没有对申请者资质的任何考量,与掷骰子无异。缺乏一套科学丶相对公平的评价体系,没有任何职业丶技能细分,美国移民局这样“省事”的行政方式,既和外来务工人员的严肃的努力形成了鲜明反差,也与美国的核心价值未见一致。

谈及外来人口问题的解决,美国人的传统思维就是给予外来人口美国公民身份,然而这种方式近年来越来越不灵了,本国人的生活质量丶工作机会也在受到外来人口的冲击。美国一方面需要外来人口建设他们的经济,一方面又要保护美国人自己的利益,H1b给予外来人口临时工作权,比起给予外来人口公民身份来说,是一个更兼顾各方的办法。然而,由于严重背离市场需要的限额和粗糙的选拔方式,H1b没有发挥出它本能发挥的作用。

没有公众的关注和认同,就很难有关于H1b具有实质性的立法改进。增强美国政治主流对合法外国务工人员的关注,进而推动建立一个科学的工作权授予体系,是美国人的利益,也是各国在美务工人员的共同利益。如果在美的中国人不想再做美帝“大农村”里的“白领农民”,中国人就不能全盘接受既定的制度,在凝汇共识丶团结各方丶表达意见的过程中,中国人要有自己的角色。

END

来源:UniCareer独家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contact@unicareer.org,并保留UniCareer及原作者相关版权信息。

怎么写出高回复率的Cold Email
深度解析如何申请OPT Extension

Related Articles

Password Reset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