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说

导师说|从北大到投行:我放弃体制内的安稳是因为爱情,但我跳进华尔街front office的大坑是因为我自己

Mentor Bio
Name: April
Position: Associate
Company: Top 10 Investment Bank
Education: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Mentoring Specialties: Equity Research

要爱情,也要面包

这应该是April第101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你为什么放弃了国内公务员的工作而来美国读书?”每一次,她的回答都简短又诚实,“哈哈,因为我老公,也就是当时的男朋友在这边读博呀,所以我就过来了。”

April放弃的工作是个人人艳羡的铁饭碗,要不是因为爱情,可能April还留在北京过着朝九晚五的公务员生活,干着Research的工作,离现在在投行Equity Research做Associate的节奏相去甚远,那会儿虽然不是说像翻报纸喝茶这种特别闲,“但跟现在的生活相比还是轻松很多。”

三年前,她离开了体制内。一个月后就无缝连接,出现在了美国MBA项目的课堂里。“我知道有很多女生来这边都是拿F2陪读签,然后就不工作了。但我不想就这么闲在家里,我还是想工作。”想清楚了要工作,也顺带想清楚了要做什么。对于火爆的“陪读专业”Computer Science,April表示压根就没考虑过。“我本硕读了六年金融,又工作了两年;而对CS, 我一无所知,要从零开始。虽然就整个大行业来说,CS是好找工作,但具体到我个人,我不愿意为了找工作而去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

刚来美国的时候,April说觉得生活有些frustrating。离开了燕园,离开了异常强大的校友资源,通过networking来找实习好像变得不太奏效了。“我在国内的实习都是靠师兄师姐介绍的。比如说他们知道哪一个项目要招人,或者可能他们正好不做这个项目了,需要有人接替他们继续做。但是在这边,你作为一个国际学生,尤其是只读了一两年的硕士生,你很难找到一个人很了解你,然后愿意为你refer。相对来说,在国内,师兄师姐认识你,知道你这个人是什么样的,这就突破了networking的一个大难点。”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就不再把重心放在找人refer上,networking也不再是一个带有功利性的行为,而单纯成为一个了解行业的窗口,“校友资源我觉得可以好好用一用,虽然不是决定性的networking,但是至少在想做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包括他们可能知道哪里有一些openings上是比较有效的。”

和国内之前那份工作如出一辙,April再一次通过校招投递了简历。她从summer intern做起,然后拿到return offer,成为了Top10投行研究部纽约office的一员。

Equity Research无小事,姑娘各个都是兵

在Equity Research,April现在每天cover的是consumer staples,“凡是你能想到的日常的吃的喝的用的,大部分都是我们研究的公司的产品。”她说自己对现在的工作还比较满意。“我是在一个rotation program,所以在一年之内,这是我换到的第三个组,而这个组是我相较于前两个比较满意的。这就说到Equity Research这个行业:每个组都很小,一般就是一个Analyst,下面配一到三个不等的Associate。因为我比较emotional, 所以这个team的culture fit就非常重要。我之前在的两个组可能culture上就不fit, 如果你不喜欢那两三个每天跟你一起工作的人,那就很miserable。而如果是跟合得来的同事一起工作,即使hours很长也不会觉得很累。”

“都说做Trading的胆子大,做Sales的爱交际,做Equity Research的很踏实,而做IBD的都不要命。你觉得这些描述中肯吗?”

“哈哈哈哈,说的还挺对的。当然咯, 你描述的这些quality其实每一个行业都要有是吧。你不能光会踏实地去做研究,也要会去跟cover的公司以及买方的clients交流。但是如果一定要对比来说,我觉得你这个描述还挺准确。”

“Equity Research相对于其它部门来说确实是要很沉下心来。日常的年报季报就不用说了,肯定得好好看。还有比方说,某个公司被告了,有个court law suite,短的可能七八页,长的可能一百多页,那这个到底对公司有什么影响,Trader是不会去看的,他可能会扫一眼,但是他的本职工作不是干这个。Sales也不会看。他们都会来问Research说,这个东西对公司有什么影响。所以Research可能就要好好静下心来看这个。”

“每一个部门辛苦的点不一样。对于Equity Research来说,往大了说,要关注这个公司和行业发展的前景,往小了说,就是很具细的一些东西了,比方说公司现在新投资一个工厂,新增的depreciation明年是多少,是从哪一个quarter开始算。非常小的一个细节,但是要下功夫弄明白,搞准确。”

投行前台的工作一直都以难度大、强度大、压力大而颇有些让人闻风丧胆的意味。但April一再强调说“女生做Equity Research生理上并没有什么限制,不需要每天熬夜,只需要早上起得早点儿!”

和最厉害的人在一起

在做前台前,April也有过一份在国内高盛做Compliance的经历。问及为什么不那会儿就直接找个前台的实习,她说:“我找工作就一个原则:每天工作的8小时(当然现在是12小时甚至还多了),要跟最厉害的人一起度过。当时高盛的那个职位就是我能reach到的最高的一个平台,所以我就take它了。那么事实也证明,虽然它是一个中后台,但是Goldman Sachs的这个brand还是很响的,在我之后的求职过程中也很有用。”

“因为大家一般都想去前台吧,所以可能会觉得Compliance相对于前台来说不是一个最优的选择,但是它是一个中台,也能让我看到很多,了解很多。 当时我和trader坐在一起, 我能看到他们每天在干什么,还能了解交易以后Operation这边在做什么。除了Trading,public side的Compliance还要跟包括Research,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在内的各个部门打交道。所以我在这个平台上看到的非常广,也学习了很多。”

一家牌子响但职位不契合的大公司VS一家职位很契合但规模不大没有名气的小公司该如何抉择?April说她很早以前就考虑得很清楚:如果非常明确自己喜欢做什么,“我就非这个不做”,其它的都不考虑的话,那么就选择你想要去的那个行业,想要做的那个position, 不要在于那个brand name的大小。但是如果还是想多尝试一些,多看一些,那么这样的话当然是brand name会给之后提供更多的opportunities。但是generally, 如果考虑到今后跳槽,还是stay在同一个行业,同一个line上比较容易。

“我认了。I don't have a life."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April都傻了。按照她之前的预期,下班之后呢能去学个画画跳个舞,最好能再学个baking什么的。没想到工作之后,早七晚七不说,晚七下不了班也是常态,而早晨六点前就要stand by也是时常会发生的事。“7点下班你干什么都来不及了啊!”后来,她说“我认了。I don’t have a life! Then my life is better now.”把期望的阈值调低,主要精力投入在工作上之后,生活就变得比较容易有幸福感。

“你肯定也听说过一万小时的这么个说法吧!做事情要做一万小时才能成为一个行业的专家。我现在觉得最好的use of my time就是尽快把我这行学透学懂,尽快累积我这一万小时,等我有一天达到了这一万个小时的时候,我再去想去干其它的事情。”

April说在这一万个小时里,一定要好好利用中国人自己的优势。“我们最大的可能也是唯一的劣势就是语言上的,沟通、写作肯定都不如美国人。但是呢,我们在数字上,在technical skill上的优势又很明显,学习起来很容易上手。比方说,你如果想做Equity Research,首先可以去学modeling嘛。 去上一个wallstreet training的课程,可能两天就能了解modeling的基本知识。除了modeling,还要钻研自己比较关注的公司,当你真的有机会跟面试官说你非常喜欢Equity Research这个行业的时候,你就可以说到我关注了哪个公司,它们现在有什么新闻,我觉得他们的valuation应该是怎样。这些可以提前准备的功课真的做好以后,语言上的劣势都不是很大,大家进行正常 business上的交流肯定都没问题。把强项突出以后,就显得这个劣势也不那么可怕。”

除了“利用好自己的优势”,April还特地嘱咐要强调一下networking正确的打开方式。

“我现在回过头会思考:networking比较难,它是难在什么地方呢?主要还是你networking的那个人他不是很了解你。”经过了一年多的工作,April现在也成了学弟妹networking的对象。

“长期的follow up然后build 一个trust比较重要。”April举了一个例子,对方从入学不久就跟她建立了联系,表达了对research的兴趣。“他也确实是感兴趣”,就经常会跟她checkin。“比如说他一进这个MBA program,就会跟我说我想做这个student investment fund, 然后问我有什么经验。之后还会接着说,我做了这些这些和这些,你跟我说的我都有做。”就这么一步步,一年两年的一直保持着联系。“后来他连summer intern拿了几个offer都会及时地跟我交流,就这样,一点点的,他跟我建立起来了trust。虽然我跟他没有实际工作过,就是连这个真人都没有见过,但是因为他在一直跟我checkin, 积累起来,就是会让我觉得这个人对这个东西是很serious的。我如果有什么机会的话我也愿意推荐他。”

April说networking,尤其是第一次networking的时候尽量问问题,展现出对这个行业和这个职位的兴趣,而不仅仅是“我感兴趣,你得推荐我”这么个态度。“咱们心里也都明白,你可能不是真的感兴趣,你今天跟我说你对我们公司感兴趣,可能明天你跟J.P.Morgan,跟Goldman Sachs都是这么说的。”April说第一次networking的information interview千万别抱着功利的目的性去做,而要抱着学习的姿态,“别想着一定要从中得到什么,这样可能更能达到你的expectation。”

至于自己未来要做什么,April表示暂时还没有太多想法。“我刚做这个一年,所以还是学习,不断地学习,先把我现在cover的行业学明白学透。之后能选择的路?可能去买方,或者我们cover的company,或者做Analyst变成我老板这样吧。但是哪一条路都不是很容易,所以就keep learning吧哈哈。”

END

版权归UniCareer所有,未经容许不得改动原文。若需引用或转载,请联系marketing@unicareer.org,并保留UniCareer相关版权信息。

这些大投行的summer intern最后去了哪里
他做NGO,学生物,却靠优雅的扯淡进了投行

Related Articles

Password Reset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